首页> 展览中心> 过往展览

过往展览

《大汉楚王与南越王 - 徐州汉代文物精品展》
发布时间:2016-05-14       发布人:user


展览时间:2016年内4月至7

合作单位:徐州市博物馆

文物数量:192

展览简介:楚王和南越王同为汉代的诸侯王,不仅所处的时代有交集,而且出土的器物在种类、形制和造型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大汉楚王与南越王》展览共展出徐州楚王(后)陵墓出土的包括金缕玉衣、玉器、金器、青铜器以及陶俑等在内的一百九十二件珍贵文物,让它们和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一起,见证让中国人自豪不已的大汉时代。





前言

    徐州古称彭城,北扼齐鲁,南控吴越,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它不仅是秦末农民起义的策源地,也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的故乡。西汉初年,高祖刘邦为巩固统治而大封诸侯王,公元前201年又以韩信谋反为由,废其为淮阴侯,将彭城分封给少弟刘交,下辖彭城、东海和薛郡共三郡三十六县。彭城由此成为楚国王侯和达官显贵的聚居之地,历经十二代楚王一百九十余年。依汉制,诸侯王甍逝,葬于封国。徐州分布有十二代楚王的陵墓,现已发现八处十六座楚王或王后的陵墓。

    广州,古称番禺,南越国都城之所在,南越国第二代王赵眜墓发现于此。南越国是赵佗于西汉初年(公元前203年)建立,历五世,共九十三年,至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元鼎六年)为汉军所灭,两千多年来一直是岭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楚王和南越王同为汉代的诸侯王,不仅所处的时代有交集,而且出土的器物在种类、形制和造型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大汉楚王与南越王》展览共展出徐州楚王(后)陵墓出土的包括金缕玉衣、玉器、金器、青铜以及陶俑等在内的一百一十三件(组)珍贵文物,让它们和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一起,见证让中国人自豪不已的大汉时代。

 

第一展厅  汉玉之巅

    汉代诸侯王死后葬于封地,徐州作为楚国的都城,考古发掘的楚王及王后陵墓均为大型崖洞墓,年代从早到晚依次为狮子山楚王陵、驮篮山楚王(后)墓、北洞山楚王(后)墓、龟山楚襄王刘注夫妇墓、东洞山楚王(后)墓、南洞山楚王(后)墓、卧牛山楚王墓,虽经盗扰,但仍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其中玉器尤其精美,代表了汉玉的最高水平。楚王陵玉器以其精绝的雕琢工艺、丰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向世人展示了中国上万年玉器发展史中一个空前绝后的用玉时代和制玉高峰。

 

1.1 王之属地

    汉代有严格的印制,徐州西汉楚王在印制上遵照汉廷规制,以印钮及材质的不同彰显职位官阶的不同。《汉官仪》记载:皇帝玉玺螭(chī)虎钮,皇后金玺螭虎钮,诸侯王用黄金橐(tuó)驼钮,列侯、丞相、太尉、大将军用黄金钮印。狮子山楚王陵出土印章二百余枚、封泥八十余枚,北洞山楚王墓出土了十三枚铜官印,土山东汉彭城王墓封土中出土西汉封泥四千五百枚之多,蔚为大观。

    南越国印制也是承秦汉制度,第二代南越王赵眜墓中出土玺印23枚,其中有属官印的龙钮“文帝行玺”金印、螭虎钮“帝印”玉印及龟钮“泰子”金印等,都是用于随葬的实用印,这是其特别之处。

1.2 楚国官制

    楚国官职的设置基本依照中央,“群卿大夫都官如汉朝”。《汉书·百官公卿表》只记载了丞相、太傅、内史、中尉这四种重要官职,而徐州西汉楚王墓出土的大量官印和封泥,使我们对西汉楚国的官制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在南越王赵眜墓的前室殉人身上出土了一枚鱼钮“景巷令印”铜印,“景巷”即汉朝的“永巷”,应是职掌王室家事的宦官,这是南越国仿效汉朝设置官制的一个重要物证。

1.3玉之美者

【丧葬用玉】

    汉代是我国丧葬用玉最完备、最兴盛的时期,以玉衣殓葬更是空前绝后,成为汉代丧葬制度的显著特征。根据《后汉书·礼仪志》,汉代皇帝用金缕玉衣,诸侯王、列侯、始封贵人、公主使用银缕玉衣,大贵人、长公主使用铜缕玉衣。

    徐州出土玉衣13件,其中金缕1件、银缕6件、丝缕3件,缕属不明的3件。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金缕玉衣是截止目前国内出土时代最早、玉片最多、玉片最小、工艺最精的玉衣。

南越王赵眜的丝缕玉衣由2291片玉片、丝缕和麻布粘贴编缀而成,应是南越国宫廷所特制。

玉枕,即镶玉木枕。徐州出土的玉枕约10件,从西汉早期延续到西汉中期,数目是国内其他地区出土玉枕的总和。

1.4

    玉握是死者手中所握的玉器,汉代最常见的握玉是玉猪。徐州汉代玉握中早期猪的形制非常特别,在猪的前端接一块扁梯形玉片,为当地所独有。一般的玉猪作长条形卧伏状,表面光滑,细部阴线雕刻。

    玉琀是玉九窍塞中的一件,一般作蝉形,徐州多座汉墓中墓主口中塞有3个玉蝉。

    南越王墓出土玉衣的手套一端各有一个造型各异的龙形玉觽(xī),这也是玉握的一种。

    玉蝉出土时置放玉玉耳杯之中,说明墓主人下葬时可能比较匆忙,随葬品未能依制摆放,这为考古专家在断定墓主人身份及年代时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1.5

    徐州汉玉中玉璧较为常见,尤以狮子山楚王陵出土数量最多,一般装饰蒲纹、谷纹、螭龙等纹饰。殓葬玉衣的诸侯王墓中,死者的胸、背部往往铺垫许多玉璧,南越王墓也存在这种情况。

除此以外,玉璧主要是镶在木棺上,南越王墓主的棺椁内外出土大小玉璧达47件之多,都是为了保存尸体而用的丧葬用玉,玉璧用丝织物以十字交叉的方式固定在棺木上,汉画像石上的十字穿环图案描绘的就是这一现象。

1.6

【装饰用玉】

    汉代继承东周的佩玉传统,装饰用玉盛行。西汉早期诸侯王仍然佩戴以玉璜(héng)为主体的组玉佩,由系璧、环、璜、龙佩、冲牙、珩(héng)、韘(shè)形佩、舞人等组成,身份越高,组玉佩越长,用以彰显其地位的尊贵,南越王墓就出土了多件组玉佩。徐州汉墓多数被盗掘,很难见到完整的组玉佩。狮子山楚王陵出土近60件玉璜,多为和阗(tián)玉雕琢而成,甚为精美。

1.7

    装饰用玉还分摆饰和佩饰。摆饰用于陈设或悬挂,基本上都出土于楚王陵墓,像狮子山楚王墓中的装饰玉器,形体都比较大,又重又易损,不便于佩戴,而这其中玉龙的数量最多,也最具代表性。楚王墓出土的龙形佩分单体和复合两种,单体玉龙佩又可分为横式和竖式。其中“S”形竖式玉龙佩造型特殊,与南越王出土的金钩玉龙佩中的龙纹造型非常相似。

1.8

    韘(shè)形玉佩又称心形玉佩,在徐州地区西汉早期墓葬中较常见,均为楚国王室成员或者地位较高的贵族的墓葬。西汉早期的韘形玉佩处于战国风格向汉代风格的过渡期,南越王墓出土的韘形玉佩就具有明显的战国风格。

    西汉中期的韘形玉佩,心形主体的孔变小,两侧附饰透雕,比早期繁缛。徐州地区的龟山一号墓出土了两件。而西汉晚期,韘形玉佩的心形主体拉长,中孔变小,两侧及上端的透雕附饰更加发达。到了东汉韘形玉佩逐渐消亡。

    玉冲牙形似玉觿(xī),它与韘形佩都是作为佩饰出现在高等级的贵族墓葬中。

1.9

    玉具剑饰是古代镶嵌在剑上的装饰玉,徐州出土的玉剑饰非常多,北洞山楚王墓出土玉剑饰9件,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玉剑饰10套。西汉时期玉剑饰形制大多相似,饰云纹、涡纹、谷纹、龙纹、螭(chī)虎纹等。南越王墓出土了完整的玉剑饰843件,每套均由首、格、璲(suì)、珌(bì)组成。

1.10

【生活用玉】

    生活用玉在汉代并不普遍,通常在等级较高的墓葬中出现。制作玉器的原料从遥远的西域运来,制作工艺也很复杂。即使是皇室贵族,除特殊需要外,用玉制作生活用具还是极为稀少。除印章外,还有卮(zhī)、高柄杯、耳杯、带钩等。

    狮子山楚王陵中出土了一套华贵的玉酒具,精美异常。

    徐州汉墓出土的玉带钩较多,如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双龙首并体带钩。南越王墓出土的36件带钩中有玉带钩4件,不仅形体大、造型美,而且做工精、保存好。

 


第二展厅 盛世吉金

    楚王封地含三郡三十六县,“夸州兼郡,连城数十”,统治范围很大。政治上制同中央,可以任命官吏,有自己的年号,拥有大规模的军队及精良的武器,财政独立,享有兴办工商业、铸币和征收赋税、工商税等自主权。徐州楚王陵墓出土的鼎、钱币、兵器、熏炉、铜镜、铜镇等青铜器无一不为我们展示了当年楚王“爵比皇子”的威仪。

 


第三展厅 汉俑华采

    陶俑是徐州西汉楚王墓中出土最多的随葬品之一,其数量仅次于咸阳地区,大小不一,形制多样,可以分为兵(马)俑、仪仗俑、侍俑和乐舞俑,多发现于楚王及其家庭成员的墓葬中,流传时间限于西汉早中期,武帝后期已经不再出现。徐州陶俑以现实生活为原型,展现楚国军队组成、宫廷生活,是汉代楚王国的真实写照。

    汉代是一个乐舞广收并蓄、融合众技的时代,舞蹈受杂技、幻术、角抵、俳优的影响向高难度发展,通过舞蹈把喜、怒、哀、乐等情感表达出来,丰富了传情达意的手段,故而汉代乐舞相当的盛行。画像石常见的乐舞表演有长袖舞、建鼓舞、傩舞等,而徐州楚王墓出土的乐舞俑则证明楚国宫中有不少的专职乐工,他们或在祭仪上表演乐舞,或在王室盛宴中演出助兴。

3.1

    徐州出土的西汉乐舞俑均以“女乐”袖舞为题材,具有浓郁的先秦楚乐风韵。这些陶俑制作时分模塑制,身体各部分开烧制,造型、衣裙样式以及面部轮廊均为捏塑而成。徐州西汉乐舞俑所表现的舞乐场景,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和心理愉悦。在徐州顾山西汉墓还发现了男舞俑,说明当时的舞伎并非由女性专属。广州汉墓出土的乐舞俑以陶质居多,且多出现在东汉墓中,造型憨厚,做工也比较粗糙。

3.2

    “长袖善舞,多钱善贾。”——《韩非子·五蠡篇》

    长袖舞是汉代最常见的舞蹈,也是我国古代舞蹈艺术最基本的特征之一。长袖舞的特点在翘袖和折腰,舞者在不断扭摆腰肢的同时,双手甩动长袖,使袖子在空中翻腾飞舞,流动起伏,千姿百态。除此之外,“巾舞”、“七盘舞”和“踏鞠舞”也很盛行。

    南越王墓出土一件圆雕玉舞人梳一螺形髻,身着宽袖长服,左手上扬,右手后甩,口微张,似一边跳长袖舞一边呤唱。在广州发现的大多舞俑都是歌舞兼作的形象。

3.3

    侍俑有男女俑两种,多数墓葬为男女侍俑同出,形成组合,少数墓葬仅出土女俑。侍俑外着博袖长衣,内衣有多层,上有彩绘,多数已经剥落,形体有大有小,有立有坐,坐者以女俑居多。广州汉墓出土的侍俑以女侍俑居多,还有部分出于陶屋或城堡内,形象比较简单。

3.4

    羊鬼山陪葬坑出土的执兵俑身材高大,立姿,表情肃穆。因其左手抬起上屈,握拳,拳心中空,故推测其双手原应持有器械。这些执兵俑身上原本施有彩绘,出土时已基本脱落。

3.5

    狮子山楚王墓出土有风字胄,由筒状主体和可以伸缩的垂缘两部分组成,前部有方形开口,仅露出眼、鼻和口部。楚王墓同出的跽坐甲胄俑、驮篮山楚王墓陪葬坑出土执兵立俑所戴的胄与此相似。佩戴这类甲胄既可以保护头颅和脖颈,也便于头部和颈部的活动。广州地区出土的木俑中也有刻画全身披戴盔甲的武士形象。

3.6

    羊鬼山陪葬坑位于狮子山楚王墓陵园内,与羊鬼山楚王后墓相距较近,属于王后墓陪葬坑的可能性较大,但也有可能是狮子山楚王墓的陪葬坑。发现有官吏俑、执兵立俑等,身材都比较高大,与狮子山兵马俑坑出土的俑形制比较相近。除此之外,还出土了陶马。

3.7

    徐州西汉墓出土的陶俑品种繁多,除作为单体遗物存在于墓葬中,又多与其他陶俑形成具有一定用途的组合,其中之一就是车马出行组合,包括骑马俑、拉车马俑、驭手俑、同行立俑等,部分墓葬有所欠缺。火山汉墓出土陶马的尾较短,或紧贴臀部,或外翘。

3.8

    先秦时期,中原地区的国家之间多发兼并战争,车兵和步兵是此时军种的主流,公元前302年,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骑兵开始出现。从狮子山楚王陵出土的印章有“楚骑千人”铜印,佐之以兵马俑等出土资料来看,楚国当时也有一支骁勇善战的骑兵队伍。史书记载“楚兵剽轻,难于争锋”。这件骑兵俑因马下腹部刻划有“飞骑”而得名“飞骑”俑,形象地说明了楚国骑兵的剽悍与快速。无独有偶,南越国宫署遗址出土的一件铜双面骑射俑,骑者穿袍着靴,侧身向后弯弓射箭,马张嘴作嘶鸣状,体态饱满健壮,很好地体现了南越国的骑兵面貌。

3.9

    徐州地区的东汉墓葬与西汉墓葬相比,出土的人俑相对减少,整体数量也不如西汉墓,但动物俑的数量和种类增多。东汉墓葬中的动物俑以庄园或家庭饲养的家禽、家畜为原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时汉代畜牧业的发展水平。广州地区的同类动物俑主要出现在西汉后期以后的汉墓,常见的有牛、狗、鸡、鸭等,部分与陶屋同出,寓意六畜兴旺,这种美好的寓意也体现在南越王墓出土器物上。

3.10

    狮子山兵马俑坑位于狮子山楚王墓西400米处。发现于1984年,是楚王陵园内发现时间最早的一组大型陪葬坑遗址。俑坑由三条东西走向和一条南北走向的兵俑坑及两条东西走向的车马坑组成,初步统计6条俑坑中共埋藏有各类彩绘兵马俑近5000件,分为军吏俑、步兵俑、车兵俑、骑兵俑和陶马等5个大类、近20个品种,这是继秦兵马俑坑之后,中国古代兵马俑史上的又及一次重大考古发现。




结语

    汉代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繁荣的大一统封建王朝。徐州作为我国汉代重要的封国,其出土文物充分展示了汉代诸侯国强盛的国力和相对独立性,和地处岭南的南越王墓一样,都对中国汉代的王陵建筑、规划布局和丧葬礼仪制度等研究产生了巨大的价值和意义。

版权声明|关于我们|友情链接|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13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粤ICP09104351

Designed by Wan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