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展览中心> 过往展览

过往展览

中部非洲传统兵器
发布时间:2013-07-30       发布人:user
一、奇形怪状的兵器
“奇形怪状”是很多观众对这些远道而来的兵器的第一印象。先说飞刀吧,它由多个分支组成,每个分支均有双面刀刃,以提高其命中率,这与中国人概念中的飞镖大相径庭。连普通的棍棒也要显现其非一般的特色来,它们的顶端都加上了棒头,以增强其冲击力;除了物质的力量外,还需要借助精神力量—祖先来加强武器的力量,所以有不少棒头是祖先雕像。更多的祖先雕像可以在斧头上找到,无论是战斧、扁斧,还是仪式斧,它们的手柄上或斧锋中大都有一个到多个不等的雕像。同样是本批藏品的拥有者之一、比利时收藏专家杨.艾尔森说,从斧头上雕像多少可以判断主人身份之高下,雕像越多,意味着斧头拥有者越高贵。在非洲“斧头帮”中,有不少这样的造型:手柄末端有祖先雕像,斧锋正好从雕像口中伸出,仿若祖先拥有一条长舌。这种形象寓意着祖先在发号施令。还有弯剑、圆盘刀、鸟头斧等等,争相显摆它们在兵器谱上的鹤立鸡群。如果有一把中国传统兵器误闯入这中部非洲传统兵器的世界,相信它会有找不到家的感觉。
奇形怪状之外,它们的造型繁多:以剑为例,虽然同为剑家族成员,有的剑尖端圆钝、有的剑锋弯曲;有的剑顶端出两个分支,内弯者状如字母“W”,外撇者形似字母“Y”;还有的剑,顶端奇特、难以名状。即便如多年数次踏访中部非洲的马克先生,也会遇上命名上的困惑。比如这件镰刀兵器,整体是一个人敬礼的形象。只见他右手作敬礼姿势,左手平放,双脚踮起,身体略向前倾。其右耳呈喇叭状,左耳缺,眼珠用两颗黄铜小珠镶嵌而成,它跟其他镰刀兵器形状相距甚远。马克先生认为,这件兵器可能是工匠因目睹士兵敬礼而创作出来的。
造成这些兵器奇形怪状、造型繁多的原因是什么呢?单单以“非洲人善于即兴创作”和“部族众多”解释还不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由于欧洲强大火器的冲击,这些传统兵器一般不再用于战争,而成为权力、阶级、职位的标志,一旦兵器不再注重功效,就给工匠更多的创作自由;再有,欧洲的新材料、新工具相继传入,能更方便工匠切割金属及雕琢刀身;此外,还需要考虑样本因素。这些兵器都是经过拥有者、发现者及收藏家从数百万兵器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其目的就是要收藏或贩卖,所以它们几乎件件奢华非常、材料昂贵、造型典雅、制工精细。
二、兵器的性别
在很多人眼中,兵器总与威武英雄、热血男儿相随相伴,女人则游离于战争场景之外,至多充作战争的战利品或牺牲品。非洲的兵器却有不少温柔的元素,一些兵器就有性别之分。比如,本批兵器中有不少带有雕像,其中有很多均为女性形象,这可以在一些棍棒和矛中看到,有些棍棒的棒头为仿女性乳房形状。在一大堆的匕首中,偶尔会发现有三两把“迷你版”的匕首,据杨.艾尔森先生的说法,这种匕首为女性专用。从剑锋末端形状亦可辨它雌雄,如果其棱角分明,则为男性专用;反之,如果圆浑顺畅,则归女性专有。带雕像的盾牌也有男女之分,头顶正中成脊,则为男性;头顶圆浑,则是女人。这种形象之分是从黑猩猩中得到启发的,雄性猩猩头顶有高起的脊。
非洲跟世界其他地方不同,它直接由石器时代发展到铁器时代,因当地富含铁矿,而铜矿较少。铁在农业、战争场合中不可或缺,炼铁与获取食物、繁殖后代一样重要,所以他们的炼铁炉也以蹲着的女性为造型,炉子身上加上乳房与女性腹部常有的纹身图案,使熔炉更像女性。炉子底部取炉渣与铁的开口处代表女性子宫,铁即为他们的孩子!
杨.艾尔森先生解释,非洲有一些部落处于母系氏族社会阶段,部落中女性拥有绝对的权威,兵器上的女性雕像或许是这一社会发展状态的反映。在中非,拥有头衔的女性也会持有代表阶级或地位标志模样的兵器。棍棒就是被用于仪式舞蹈的场合中的。这些所谓的兵器与冲锋陷阵、血雨腥风中的兵器还是截然不同的。
三、兵器的超力量
中非传统兵器的特色之一便是赋予其超力量。很多兵器上带有雕像,因为他们相信透过神圣的祖先或动物图腾可加强武器的力量,可保护战士并提升在战争或狩猎时之效率。蜥蜴是非洲某些部落崇拜的对象之一,象征永生和丰产。个别盾牌、圆盘刀上都刻有蜥蜴图案,一件斧头手柄用蜥蜴皮包裹,有件扁斧手柄上雕刻了攀爬中的蜥蜴形象。在一件盾牌的正面亦雕刻有身躯似蜥蜴、足部像牛蹄的混合动物形象,马克.菲利斯先生表示,因为他们相信万物有灵,集中多种灵气于一身的混合动物更能增强盾牌的抵御能力。有件扁斧上方为狗头、下端有拳头造形,它融合了刚果「祖先为狗」的创世神话与天主教信仰。
中国古代有丹书铁券,为帝王赐给功臣世代享受优遇或免罪的凭证。在中部非洲地区,亦有类似功能的免死金牌——货币飞刀。这种飞刀外表似普通飞刀,但造型硕大。杨.艾尔森先生透露了这样有趣的现象:在当地,如果A拥有五把货币飞刀,那么他就享有杀死五个人而免于罪罚的特权,例如A将B杀死,只需将一件货币飞刀放在B尸体旁,A即可无罪。这种飞刀由国王赏赐,毫无疑问他拥有最多数量的免死金牌,这更加增强人们对他的敬畏。
四、战争与和平
无论历史上还是今天,战争总如噩梦般萦绕非洲,在中部非洲地区更是如此。安哥拉、布隆迪、卢旺达、苏丹等地区近年都曾发生过内战、政变或大屠杀,和平与安宁在当地仍然属奢望。与造成这些流血事件的现代兵器相比,中部非洲传统兵器在杀伤力和破坏力上难以匹敌,但其效能也毫不见弱。它的弓箭是极其准确,标枪能命中远距离的目标,刺矛可轻易贯穿敌人身躯,而有些短刀更能一刀割下敌人首级。
杨.艾尔森先生撰文介绍非洲传统战事时说,在某些小型战事中,也许男人和女人会并肩作战。大多数的战争场合,女性主要责任后勤。矛和盾牌是传统战争中用得较多的兵器,战士通常右手执长矛,左手持盾牌,有些盾牌后面挂着飞刀。大多数情况下用矛来对抗敌人,只有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才会使用飞刀。杨.艾尔森特别介绍了当地赞德人的作战情形,他说,战士使用飞刀时,会大喊一声,并唤出将投掷的目标名字,以警告即将使用特别兵器,因此,即使最终失去此兵器也能事后得到证明。飞刀在那里是非常珍贵的兵器,进入战斗前,首领会将兵器分配给战士,战士在战争中大喊一声“我要使用飞刀了”,战争结束后兵器入库前估计要进行清点工作,遗失的飞刀可以从战士的“一声吼”中得到证明,战友们也可以充当证人。由于飞刀属于“特别兵器”,喊声此起彼伏的情况当不会发生。这种在我们眼中“怪异”的行为,背后的原因是飞刀之珍贵。据马克.菲利斯透露,一些短剑、斧头和镰刀兵器上装饰有黄铜钉,在当地一个奴隶仅可换取一颗铜钉。
在任何类型的战争中,一般都不会伤害女性与孩童,胜方会将他们带走使成为奴隶或自己的族人,而男性不是被奴役就是被杀死,有些俘虏甚至会给吃掉。而某些部落的战争显得非常人道,杨.艾尔森说,部落C与部落D决战,如果部落C内有人遭到杀害,哪怕只有一个人,那么他们也会对部落D说,你们已经胜利啦!
五、希望
这些染过鲜血,或者从未在战场上出现,只用于仪式、身份和地位标志的兵器,经过欧洲强大武器的冲击,命运各异。它们一部分留在了当地,中非的贵族们会保存其中最精美的武器作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普通的兵器会被重新熔铸成农耕用具;还有一部分则为纷至沓来的欧洲探险家、殖民者和收藏家所收集,形成今天欧洲博物馆、私人收藏家的藏品。本批兵器所涉及的两位比利时收藏专家杨.艾尔森和马克.菲利斯便是其中的代表。
杨.艾尔森先生乃公认的世界上最权威的中非传统兵器专家,并著有许多关于中部非洲兵器、非洲部族的书籍、目录和文章。他生于1957年,现供职于欧盟,他早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便抵达中部非洲地区。另一位收藏专家马克.菲利斯已年届七旬,他在1959年便离开比利时到当时的比属刚果,1965年至1990年间收集非洲农村地区的仪式性艺术品和文物,其出版关于刚果仪式和传统艺术书籍超过20本,并被翻译成10种语言,所发表之目录、文章数百篇。他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中部非洲仪式、文物专家、学者及收藏家。
中部非洲传统兵器展自1992年起已先后在欧洲各地举办,2003年曾在法国总统私人博物馆展出。2009-2010年,这批兵器更漂洋过海,先后在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和高雄国立科学工艺博物馆同中国观众见面。2009年底这些兵器在高雄展出的时候,欣赏完开幕典礼的非洲舞表演之后,马克.菲利斯感慨地说,中非的人民仍深陷于战火当中,然而并非被现场展出的这些传统兵器所伤,而是火力强大的现代武器,他致辞时数度哽咽,对非洲的热爱,溢于言表。
马克.菲利斯先生对非洲的热爱,还有他特立独行的表达方式。在布置本次展览的一周时间内,他每天都被绿色包裹,绿帽、绿衫、绿裤和绿鞋子,全副绿色装束,游走于展厅各处,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开幕式当天,他仍然装束如故。他在致辞中说,我们知道,今天的非洲人民仍然过得不好,这些天来,很多朋友对我的一身绿色打扮很感兴趣,因为非洲人非常喜欢绿色,而且绿色代表生机和希望!“我对中国和非洲的交流,尤其是文化上的交流充满希望!”在致辞最后,马克先生动情地说。

版权声明|关于我们|友情链接|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13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粤ICP09104351

Designed by Wan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