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 博物馆学专题

博物馆学专题

博物馆观众调查的几个问题
发布时间:2013-02-26       发布人:user

博物馆观众调查的几个问题


吉林大学考古与博物馆专业前系主任 史吉祥教授




在20世纪里,以二次世界大战为界限,世界博物馆学的研究经历了由重心在“藏品本身”到重心在“藏品利用者”的转变。根据国外有关资料得知,从二次大战结束以来,西方国家博物馆的已进行了数千次观众调查活动,发表了上千份观众调查报告。而中国博物馆学术界在80年代以前很长时期里,博物馆的研究者以藏品和博物馆机构本身为对象展开研究,观众研究没有纳入视野,仅有少数人认识到观众对博物馆的重要性*。80年代以后,随着改革开放,西方博物馆界有关观众调查的方法和成果逐渐介绍到国内[i][①],促使国内一些研究者开始对博物馆观众进行调查,张松龄率先发表了上海自然博物馆《海洋与它的居民》观众调查研究报告(1985年),吴卫国带领南开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学生以第三者身份在京津开展社会调查活动,根据收回的783份问卷,写出了《京津地区博物馆观众调查报告》(1987年)。这是我国第一次运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博物馆公众,在博物馆公众调查报告写作上提供了一个可资参考的样式。嗣后,上海博物馆和上海大学历史系文博教研室为了解博物馆利用率,联合对上海博物馆所在社区——上海市进行了市民抽样调查(1988),至此,北京、天津和上海,都有了观众实证研究初步实践。笔者1992年主持吉林大学博物馆专业教学后,按照我提出的培养博物馆人才模式[ii][②],利用实习集体组织了数次博物馆观众调查活动,又让学生利用寒暑假个人进行了数馆观众调查活动。与此同时,这几年我们在一些期刊上见到其他人也在进行观众调查工作。现在虽然还不能说博物馆观众调查已蔚为风气,但总还算在寂静的观众研究领域有了一点涟漪。


第一、         博物馆观众调查要引起重视


我国目前有近2000所博物馆。据对发表报告的统计,到1999年为止,仅有不到15所搞了观众调查,也就是说还不到百分之一,有许多著名的博物馆从未搞过博物馆观众调查。各级博物馆领导对博物馆观众调查的重视还停留在口头上,还未能真正认识到观众调查的必要性。近年国家文物局搞的每年“十大精品陈列”评比,也没有各个陈列的观众调查作为参考条件……。反观西方国家博物馆的观众调查,从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就开始着手,二次大战后为吸引更多的人到博物馆参观,博物馆决策者十分重视博物馆观众调查,不断组织人员开展专题调查工作。80年代以来,为客观得到观众的反映,博物馆决策者或邀请大学博物馆教研人员来馆进行观众调查,或委托社会专门调查机构进行这样的工作。


博物馆观众调查是上级评估所属博物馆的重要依据,是博物馆检验自己社会效益的重要手段,是改进博物馆管理的催化剂,是推进博物馆学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在新世纪到来之际,我们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首先,国家文物局要委托权威的调查组织,对所属各级博物馆提出评选精品陈列馆进行观众调查,使专家评审有参考依据,减少主观性。这样每年评选出的“十大精品陈列”更具公正性。与此同时还可以诞生一批博物馆的观众调查报告,推动其它各个博物馆领导视观众调查是陈列各个环节中的一环,不再认为可搞可不搞。


其次,各级博物馆行政管理部门要把观众调查视为了解下属博物馆工作好坏的渠道。可以通过委托专业的调查机构来搞这项工作,也可以做为一项任务交代给机关巡视员,责成其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


第三,早在1995年我就主张各级博物馆学会要把观众调查做为学会的一项任务来抓,现在仍坚持这个看法。博物馆学会应发挥其组织功能,举办博物馆观众调查方法培训班,延聘有经验的调查者来学习班讲学,国家博物馆学会应象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组织编辑大型《中国电视观众调查报告》那样,组织编辑《中国博物馆观众调查报告集》。最近一个时期学术界兴起百年学术总结热,中国考古学的百年学术成长史对我们博物馆学有很大启示,那就是中国考古学从30年代起,以十年为限,每个时代都有若干代表性考古报告问世,这些考古报告象一个个台阶,推进中国考古学走向成熟,逐渐显见出中国特色(直到80年代以来,才有《考古学通论》一类著作问世);而博物馆学从30年代起,学科的发展以出版概论、通论著作为标志(80年代以来在个人经验基础上写论文),这些著作不能说不好,但在博物馆学科体系中仅仅有这些是不够的,还应当象考古学那样有一大批报告,在报告基础上再进行各种专题研究。考古报告是做为科研课题来做的,博物馆学会也应把观众调查当作科研课题立项(当然不仅仅是观众调查了),提供专项经费(调查费、整理费、出版费等)。这样坚持做下去,每年推出几部大型观众调查报告集和一定数量的单篇报告,假以时日,必将推进中国博物馆学走向成熟。


第四,高校中的博物馆专业要通过观众调查理论联系实际,走教学和社会实践相结合道路。仍以考古为例,我国考古专业是50年代创立的,由于办专业指导思想对头,考古教学人员带学生直接参加田野考古实践,因此学科发展很快;而博物馆专业从80年代初恢复以来,教学与博物馆实践相脱离,还没有找到切入博物馆实践的入口,因此学科发展缓慢。在下个世纪,高校博物馆专业要想在学术界立足,必须走理论联系实际、在实践中发展理论之路。博物馆的实践有方方面面,象陈列(设计)制作、藏品管理(修复)等实践活动,不宜由外人介入,尤其是老馆、大馆,相应的管理制度规定了某些工作只能由馆内人员操作。大学博物馆专业切入博物馆实践的切入点在哪里?我认为观众调查活动是切入博物馆实践的不二法门,因为这项工作对博物馆安全不构成“威胁”,也不会给博物馆直接造成物质损失(如陈列材料因新手关系消耗量增大),更不会增添博物馆的“麻烦”。相反对博物馆的教育工作有利。博物馆工作者在目前还未开展或还不会做这项工作。因此博物馆专业提出这样的实习内容博物馆一般不会拒绝。将来如果国家各级博物馆行政管理机关委托大学对某一些博物馆进行观众调查,博物馆专业可以将调查与博物馆实习结合起来,象考古专业得到国家文物局的支持因此发展较快一样,博物馆专业也会在这种理论与实践结合过程中得到较快发展。


第五,博物馆立法要有相应条款。我国博物馆法尚未出台,国家正在制订新的博物馆管理条例。无论是未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博物馆法》还是国家文物局正在制订的《文物博物馆管理条例》,都应在“博物馆教育”和“博物馆管理”章节中有“不定期地开展观众调查活动”条款。这样做既为观众调查提供法律依据,也使博物馆观众调查制度化、法治化。如果在条款中有类似“为馆外调查者提供调查相关费用”的文字,对调查活动的开展更为有利。


第二、         调查组织者要有为学术界提供资料的目的


从现在已发表的材料来看,搞博物馆观众调查的多数人还缺乏为学术界提供资料的意识,调查还处于为了改进具体博物馆工作层面上,所发表的材料学术信息量太少。例如上海博物馆1998年搞了两次观众调查,研究的项目很多,但发表时信息量大大不足:“双休日观众量…为日常人数的2倍半”——那么日常是多少人?“参观群体由单位组织集体型向个人、家庭、朋友群体型发展”——现在各自占百分比是多少?以往各自占百分比是多少?“国外观众的国别涵盖面扩大”——现在有哪些国家,以往有哪些国家?至于调查项目中性别情况、职业情况、逗留时间等等,都未做介绍[iii][③]。在我看来,博物馆观众调查不能仅仅停留在改进教育工作上,应该赋予博物馆观众调查更多的目的(例如我们学校搞观众调查有培养学生的目的在内),在多重目的中应该有为学术界提供丰富资料的目的。就像考古调查(发掘)一样,不能以配合工农业生产建设为唯一目的,还应有为学术界提供丰富资料的目的。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我国博物馆学研究的缺陷之一是描述不足,解释有余,换句话说,博物馆学研究缺少科学事实[iv][④]。具体反映到观众研究上,这个缺陷更为明显。长期以来,我们缺少博物馆观众研究需要的“事实”,研究博物馆观众都是以个人的经验去作定性分析,无法探究深层次的问题,如观众构成,从经验上我们隐约感觉到不同类型的博物馆有不同的观众构成,但因缺少这方面的调查数据,博物馆学术界至今还只能笼统地谈论这个问题。而国外对博物馆观众构成的研究因有大量的调查数据已进入到观众人口学层次。


对观众横面研究需要调查提供事实,对观众纵向研究也需要调查提供事实。例如观众流量问题,从国家统计年报上我们知道全国博物馆的观众年参观人次在减少。但我们不知道是所有的博物馆都在减少,还是部分博物馆在减少(在部分中是哪种类型在减少);减少的是团体观众,还是零散观众;是学生团体,还是旅游团体;是当地观众,还是外地观众;是四季中的哪季;是一年中的哪几月;是一星期的哪几天;等等,如果我们有较为详尽的统计指标和调查数据的话,对这个问题就会有个明确答案。


总之,博物馆观众调查者要立意高远,兼顾实际应用与基础理论,在遵守客观性原则的前提下,有历史眼光,既考虑到具体博物馆眼前问题,也要想到以后博物馆学学术研究。直白的说,是为别人和后人研究着想。


第三、         调查员要有规范化培训


   博物馆观众调查做为认识活动具有梯级结构,第一梯级为经验认识活动,它主要是回答“社会事实是怎样的”问题,即描述博物馆观众“是什么”。在经验认识活动中,与观众直接接触的是具体调查员,他们已有的知识、价值观念、思维方式、接人待物、行为举止、礼貌等素质方面因素,均会渗入调查过程而发生作用。第二梯级是理论认识活动,它主要回答“社会事实为什么这样”的问题,即解释博物馆观众“为什么”如此这样而不是那样。第一梯级为第二梯级提供素材。因此,要获取客观的材料,要保证素材的可靠,调查活动的策划组织者首先要对具体调查员进行岗前培训。博物馆自己搞观众调查的话,调查员一般是社教部的讲解员;大学博物馆专业搞博物馆观众调查的话,调查员就是大学生了。博物馆是否对讲解员进行培训不得而知,我们是对学生逐步开展这方面训练的。1993年笔者利用带实习之机,在吉林省博物馆对实习的学生进行调查技能培训;1996年在河北对在邯郸和保定两地实习的学生进行了强化培训。总结这两次经验,1997年利用讲授《博物馆教育学》,在课堂专题讲怎样进行观众调查,1998年在辽宁省博物馆现场指导学生怎样进行观众调查。


培训的主要内容是:(1)提高思想认识。我们向调查员灌输这样的观念,博物馆观众调查类似考古调查发掘,是为了研究学问而进行的工作。通过观众调查可以学到公关技能,锻炼与陌生人交往能力,对以后从事实际工作和理论研究都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样一来,很容易激发调查员从事该项调查的积极性和主动性。(2)对问卷进行集思广益。调查组织者设计的问卷在未印刷以前要在调查员中间开会讨论,征求合理性意见。这个过程是教学相长的过程,组织者从中能发现设计缺陷,被培训者能迅速提高问题假设能力和思考全面性,也有了被信任和参与感。(3)方法的训练。我们搞的都是问卷调查,因此围绕问卷发放和回收进行方法的训练。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博物馆,调查者应在出入口里面,等观众结束参观后即将离开馆时缓步侧面迎上前,礼貌地问候,然后介绍自己,出示问卷,请求配合调查。对有两个出入口的博物馆,分出两部分人员守在门口。对调查份额不做数量要求,只做时间要求,即在规定时间内进行调查。对可能出现拒绝调查的情况要晓以“平常心”之理,避免实际工作中调查员出现急燥、沮丧情绪。为防止被调查者以没带笔为由拒绝调查,事先要求调查员多准备廉价的油笔,随时出示给被调查对象。对调查项目向调查员交代,可以给有疑惑的对象进行解释,但在观众填写时不做诱导性暗示。为提高回收有效率和缩短时间,允许调查员用问答形式代填问卷。调查员要在统一发放的记录本上对调查期间每天调查情况做记录,如调查总人数、被拒绝人数、观众问卷之外的问题等等。由于学校实习是记入学生成绩的,考核学生的成绩从工作态度、工作质量、工作技能三个方面进行。(4)计算机的应用。调查得到的数据如何处理是个问题。人工统计费事不说还易出现差错,采用计算机统计是大势所趋。我们是用Microsoft  Accsess97进行统计的。对调查员的培训可利用多媒体大屏幕展示,人数少的话可以在微机上演示。最理想是利用笔记本电脑在现场输入,学生边输入边学习。重点是数据库中表的创建和数据查询。


西方一位博物馆学研究者认为,对博物馆观众最了解的是博物馆的保卫人员。我们认为还应加上博物馆的讲解人员才全面。对讲解员进行观众调查培训还未有先例,也可以参考对大学生的培训内容来进行。最好将这项工作纳入到博物馆继续教育中去。现在中国的博物馆继续教育呈封闭状态,近亲繁殖,馆内人给馆内人教育。这是不符合现代社会要求的,现代社会是开放社会,新知识层出不穷,博物馆要“借鸡下蛋”,邀请高校有关专家学者来馆对讲解员进行讲课;高校博物馆专业也要面向社会,接受各级博物馆行政管理机关委托,在适当时机举办短期培训班,集中培训博物馆搞观众调查的人员。


第四、问卷设计要尽量科学、合理


  笔者曾设计过三份观众调查问卷,使用这三份问卷组织了吉林省博物馆观众调查(1993)、邯郸市博物馆观众调查(1996)、保定直隶总督署博物馆观众调查(1996)、吉林省伪皇宫陈列馆观众调查(1997)、辽宁省博物馆观众调查(1998)、沈阳故宫博物院观众调查(1998),又让个别学生以吉大博物馆专业名义利用寒暑假回家期间搞了深圳博物馆观众调查(1996)、湖南省博物馆观众调查(1997)、平津战役纪念馆观众调查(1997)、天津科技馆观众调查(1997)、南昌起义纪念馆观众调查(1997)、湖北黄陵庙观众调查(1997)、山西平遥两所博物馆观众调查(1999)。在调查实践过程中发现问卷设计至为关键。问卷的设计在很大程度上决定问卷调查的回答质量。大家知道,问卷调查的特点在于:1、问卷是统一的,因此对于不同观众的回答可以做对比分析;2、通过问卷中的问题,把要研究的现象转化为变量形式,不同的回答能够以不同的变量值来表现,从而可以对观众做定量分析。问卷调查的缺点是,一旦问卷印制完毕,进入到现场发放问卷,这时对调查内容就不能更动了,所有的遗憾只能在下一次调查设计问卷时弥补。


问卷的核心是“问题”,设计问卷首先需要确定问题。一般地说,观众调查问卷由两部分问题构成,第一部分是观众的背景问题,第二部分是观众心理问题。第一部分所涉及的是有关观众的客观事实,如性别、年龄、职业、文化程度、居住地、参观次数等;第二部分所涉及的多数是观众的主观性问题。如参观动机、目的、对博物馆的认知、评价、印象等。对第一部分问题,全国博物馆界应象搞考古调查有统一的调查表那样通过学术讨论逐步采用统一标准化格式,这样为以后的研究者能用一个尺度对更大范围、更多博物馆之间的博物馆观众人口学进行研究提供方便。设计“问题”时先封闭后开放,封闭性问题是给出答案供观众选择,在这里,年龄分组应按人口学5岁一组来分组,职业应按国家新颁布的职业详细分类归纳几大类,注意一定要有“下岗”、“无业”、“离退休”等答案供观众填写。文化程度也是这样,要有“文盲”答案供人选择。开放性问题是“居住地”,为什么把“居住地”设计成开放性的?因为这个问题的选择答案范围太大,我们无法列全。以往采用“本地”和“外地”选择答案过于粗糙,无助于深入分析。


第二部分是每次调查要研究的课题。这里既有主观性问题,也有客观性问题。象观众对博物馆的印象就属于主观性问题,观众获得博物馆信息的途径就属于客观性问题。这部分采用封闭式选择答案并对答案给予事先编码为宜。每次博物馆观众调查不宜向被调查者调查过多的问题,依照我们的经验,除了观众自然情况方面的问题之外,以不超过25个问题为限。因为有相当多的观众在结束参观后想尽快离开,调查问题一多,容易前面认真填后面乱对付,从而影响问卷回答质量,使问卷有效率降低。


第五、   样本获取方法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观众样本是对应观众总体而言的。什么是观众总体?什么是样本?根据社会调查教程“总体是所有调查研究全部单位,样本是在总体中抽取的部分单位”[v][i]的一般定义,我们给博物馆观众调查的样本和总体这样下定义:观众总体是特定时空范围内全部研究对象的总和,样本是在这个总体之内抽取的部分观众代表。所谓特定时空,是指具体的调查场所和时间。


博物馆观众调查不可能全时空的进行,人力、时间和经费三个因素作用的结果就是只能采取抽样调查。抽样的样本有大小之别。对博物馆观众调查而言,样本的大小与被调查馆的年观众流量有关:年观众量在千人次的,单位数在30以下是小样本,30以上是大样本;年观众量在万人次的,单位数在100以下是小样本,100以上是大样本;年观众量在10万人次的,单位数在1000以下的是小样本,1000以上的是大样本。搞一个博物馆的观众调查抽取大样本还是小样本,要视情况而定。如果时间、经费和人力允许,应该抽取大样本;否则只好抽取小样本。


样本的获取方法也要视具体情况而定。按照社会调查教科书的归纳,抽样有随机抽样和非随机抽样两大类方法。随机抽样又称概率抽样,什么是概率?通俗地说就是机会和可能,概率抽样就是总体中每一个单位都有同等被抽取的机会和可能。概率抽样的原则是,必须在排除调查者的主观意见与选择,用碰着机会的方式在总体中抽取若干单位做为样本。概率抽样可有不同方法。博物馆对观众调查进行概率抽样,要依照研究目的而定具体的概率抽样方法:如果我们研究团体观众情况,可采用等距随机抽样,也可采用简单随机抽样。


非概率抽样是非随机性抽样。这种抽样不能确保总体中每一个单位都有同等被抽取的机会和可能。博物馆的一些具体情况决定不能采用概率抽样而采用非概率抽样。如为避免概率抽样过程中出现重复抽样的情况而不采取概率抽样;博物馆观众总体是动态累积形成的,尤其是零散观众,在单位时间内具有边界不确定性,无法按概率原则进行抽样。非随机抽样分偶遇抽样、定额抽样、立意抽样、滚雪球抽样和空间抽样。博物馆观众调查以偶遇抽样和立意抽样相结合较为实用。偶遇抽样也叫方便抽样,就是调查者按自己的方便任意抽取样本,应用这种方法,调查者将他(她)遇到的每一个观众都做为样本。立意调查是以调查者主观判断为基础,对总体有代表性的分子进行选择样本。观众的性别、大致年龄可以从外表观察得到,某些职业和人种也能从着装和人种特征上看出。如果观众之间有言语交流的话,也大致可以听出南方人还是北方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或韩国人,团体的规模也可以观察到。


我认为,概率抽样适合对团体观众调查,非概率抽样适合对零散观众调查。我们以往搞的观众调查所用的是后一种方法。对前一种方法怎样使用还无经验。我的设想是对旅行社组织的团体进行跟踪,到驻地后按房间号码随机抽取对象进行调查。


第六、调查报告写作要规范化


与文物历史类博物馆有密切关系的考古学,其考古报告已经模式化,尽管对考古报告有“八股文”之讥讽,但考古报告模式化对学科建设是大有用处的。因为考古报告毕竟不象八股文那样徒具形式,没有内容,它为考古学专题或综合研究提供了系统、丰富多彩的科学资料,此外还有方法上的启示。反观博物馆观众调查报告,还处于初级阶段。发表的报告写法各式各样,不交代调查时间有之,不介绍调查方法有之,议论大于描述有之…。


在我看来,博物馆观众调查报告要有几种不同类型。第一种是以描述为主的报告。第二种是描述和解释并重的报告,第三种是描述、解释、预测、规范(对策)并用的报告。在博物馆观众调查的初期阶段,应以描述为主的报告为多数,后两者为少数。后两者应与科研项目相结合。


以描述为主的报告主要任务是正确地反映事实,告诉读者“是什么”。这样的报告写作规范就像我们发表的《天津科技馆1997年观众调查报告》[vi][ii]那样,先是介绍调查过程和目的,然后对调查项目进行说明,第三步是调查统计的各种图表,最后是对该馆工作的几点建议。篇幅控制在6000字左右。


描述和解释并重的报告在告诉读者“是什么”的同时对事物进行一定解释,回答“为什么”问题。这样的报告写作规范就像我们发表的《辽宁省博物馆观众调查报告》[vii][iii]那样,先是介绍调查地点、时间、缘起,然后是对问卷设计项目和调查采用的具体方法进行说明,第三是调查得到的数据处理方式和统计结果,用表格形式提供信息。第四是对有关事实进行讨论与分析,提出解释。第五是对该馆的工作建议。最后是引文目录和调查问卷附录。篇幅控制在万字左右。


描述、解释、预测、规范(对策)并用的报告还未有成例。我的设想是这样,在引言部分向读者介绍本次调查的目的、意义、学术背景(以往研究者对这个问题曾作过哪些探讨,哪些问题还有待解决)、调查的理论假设和基本概念的诠释。对调查的场所——博物馆的概况也应有所交代,使非该馆的读者对观众参观的对象有一个较全面的印象,以期引起他们的注意和阅读兴趣。引言部分应有内容提要,内容包括调查目的、意义、经过、结论和对策建议。不超过500字为宜。正文部分由“方法与步骤介绍”、“资料介绍与分析”、“结论与讨论”构成。附录部分由“有关调查内容与调查工具的附录”和“文献目录”两部分组成。从篇幅上说,第三种报告要比前两种长,可以用专著形式。


我们也是初步探索观众调查报告写作范式,之所以不象一般社会学教程讲的那样分工作研究报告和学术研究报告两种,是想让观众调查报告一身二任,既起到向学术界提供学术信息的作用,也有为博物馆管理者实际工作服务的用意。当然,初次实践,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例如在《天津科技馆1997年观众调查报告》中没有对问卷设计中的缺点进行说明,对调查得到的事实也缺少文字概括,还没有写上“向天津科技馆提供条件表示诚挚的谢意”礼貌话语;《辽宁省博物馆观众调查报告》中的表格存在分散的毛病,没有进行合理归并。代码应在写报告时直接还原问题本身,不应罗里罗索用文字解释。


《中国博物馆》刊物对博物馆观众调查报告能给予全文发表,对搞博物馆观众调查是个鼓舞。而其它文博刊物对有大量表格的观众调查报告不以为然,总认为是累赘,要求压缩描述,增加建议,对未进行分析的数字要求删掉,还拖延发表时间。反过来,对博物馆学一些重复性的议论性文章倒是给出版面适时发表,真是咄咄怪事。博物馆观众调查是有时效性的,越快发表报告越好:管理者从中可看到问题,听取意见,适时做出决策;学术研究者可马上利用新的资料进行综合研究或专题研究,丰富博物馆学理论建设。新的世纪到来之际,我们期望设立博物馆学栏目的有关刊物编辑更新观念,要象对待考古调查报告那样对待博物馆观众调查报告。后者的时效性比前者要大些,因此,在审稿、定稿过程中不宜拖延时间。


                 




附记:本文是1999年秋参加浙江省博物馆建馆70周年举行的“走进新世纪——博物馆馆长论坛”交流稿,发表时做了少许修改。中国博物馆2000年1期登载。





--------------------------------------------------------------------------------


注释:





--------------------------------------------------------------------------------


* 1936年陈端志在《博物馆概论》中写到:“没有参观者进门,无论陈列品怎样精巧,陈列方法怎样美妙,说明怎样明白,指导怎样周详,都是不中的”。这是中国学人首次在著述中提到观众对博物馆的重要性。1960年建筑科学研究院编印了《博览建筑观众参观疲劳和休息问题的研究》、《博览建筑观众参观路线和平面布局》两个册子,首次从减轻观众疲劳角度谈论博物馆建筑设计。1961年文化学院文物博物馆干部学习班编写《博物馆工作概论》(初稿)一书,在“群众教育工作”章节中,要求“从事群众教育工作的人员必须具有一切为观众着想、全心全意为观众服务的观点”,“想尽办法研究观众的不同特点、心理和不同要求,给予最大限度的满足”,这是中国人首次提出研究观众的文字表述。

版权声明|关于我们|友情链接|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13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粤ICP09104351

Designed by Wan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