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 博物馆学专题

博物馆学专题

博物馆藏品保护研究
发布时间:2013-02-26       发布人:user
博物馆藏品保护研究(Research  on  the  Conservation  of  Collection)  藏品保护即是挖对抗对文物的人为的和自然的两方面的破坏所做的一切工作,可分为日常养护和修复处理,它是博物馆藏品管理的一个重要工作项目。

       博物馆藏品以材料质地,可分为无机质地藏品、有机质地藏品和复合质地藏品3种。各种材料构成的藏品,虽处于宏观的静止状态,但它们本身始终进行着微观运动。在环境因素影响下,微观运动不仅可使藏品外观形态变异,且常引起藏品质量的变化,导致藏品损坏,失去原有的价值。除此之外,一般认为文物损坏原因还有自然和人为两方面因素的影响。损坏文物的自然因素又可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地震、火山爆发、洪水、雷击、潮汐等自然灾害的因素,其影响破坏的威力极大,并且是事先无法预估的。另一个方面则是属于物理、化学、生物因素的影响,包括不适宜的温度、湿度,光线辐射;空气、灰尘的污染,有害气体的损害;昆虫危害、微生物繁殖如生霉、虫蛀、鼠咬等。对藏品造成损坏的人为因素也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属于战争、盗掘古墓、火灾烧毁文物等的大型破坏,损失不可估量。另一方面则属于在建设时期不自觉的破坏行为,如工厂、矿山的污染,旅游的发展,破坏了文化古迹的环境风貌,对文物随意触摸、涂刻造成危害,等等。藏品保护就是要对抗上述自然的和人为的两方面破坏力。对抗人为的破坏力,是藏品保护管理方面的问题,在全民族文化素养、道德风尚日益提高和政策、法律、规章、制度逐步健全的情况下,人为破坏文物的现象是可以日趋缩小乃至基本制止的。而对抗自然力对文物的破坏,要依靠科学技术,这是藏品保护的基本工作。

机构与政令  1930年国民政府公布了《古物保存法》,并决定成立了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

这是中国历史上由中央政府公布的第一个文物保护法规和第一个国家设立的专门保护管理文物的机构。1929年由朱启钦等创建的中国营造学社,在30年代组织专家对各地古建筑进行了一系列实地调查研究和文献资料整理等工作。营造学社的成立,对于中国古建筑的保护和研究起了重要作用。20世纪30—40年代,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管辖的各根据地和解放区人民政府,十分重视文物保护工作。1939年11月3日陕甘宁边区政府训令各分区行政专员和个村村长调查保护古物、文献和古迹。1947年9月13日中国共产党全国土地工作会议通过的《中国土地法大纲》规定:名胜古迹,应妥为保护。之后相继成立了胶东文物管理委员会、山东古代文物管理委员会和东北文物管理委员会,并颁布了《东北解放区文物古迹保管办法》。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使中国对文物的保护和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50年代初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就颁布了一系列保护文物的法令和法规,如《禁止珍贵文物图书出口暂行办法》、《古文化遗址及古墓葬之调查发掘暂行办法》、《关于保护古文物建筑的指示》等,制止了1840年以来中国大量珍贵文物外流的现象,规定古迹、珍贵文物、图书、稀有生物及文物古建筑的保护办法。同时,在中央和地方都设置了负责文物保护管理的专门结构。1961年国务院公布了《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1982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又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1992年5月5日国家文物局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使中国的文物保护管理工作走上了法制管理、稳步发展的轨道。

理论研究    新中国成立后,在藏品保护的理论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

藏品保护的基本内容   周宝中《藏品保护与博物馆事业》中提出藏品保护科学技术工作的基本内容有9项,即:1、分析藏品的成分结构。2、探索藏品的质变机理。3、查明藏品在地下埋葬环境。4、研究藏品在博物馆的保存环境。5、藏品的保养方法。6、藏品的修复技术。7、藏品的年代测定技术。8、藏品的复制技术。9、自然标本制作技术。

藏品保护的基本原则   藏品保护基本原则的研究确立,肇始于古建筑的修缮原则。1961年《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规定了“保持现状或者恢复原状”的原则,但是对恢复原状的理解和看法却存在着不同的意见。而在实际工作中,又确定了古代建筑的修缮实行“保养为主,重点修缮,维持不塌不漏”的方针,事实上,是要求“保持现状”。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规定,对古建筑修缮“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因此,文物保护工作的基本原则是保持文物的原状。

藏品保护的实践工作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藏品保护的实践工作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首先,对石窟寺、古建筑的调查与修缮,成绩显著。目前中国著名的石窟寺大都已设置了研究所或保管所,并且分别进行了加固和维修。还对古建筑进行了大量的维修和修缮工程,如著名的隋代安济桥、唐代建筑南禅寺、宋代建筑正定隆兴寺慈氏阁转轮藏殿、山西太原晋祠、西藏布达拉宫、清东陵和西陵、天津蓟县独乐寺、浙江天一阁等。对一些大的建筑组群如北京故宫、承德避暑山庄等不仅历年都有维修,而且还进行全面规划,有计划、分期分批地进行修缮。其次,在馆藏藏品的保护方面,运用科学技术手段控制和防止自然力对文物的损害和破坏,成果丰硕。全国各级文物博物馆单位,普遍采取了控制库房温湿度、防止紫外线辐射、防止有害气体和灰尘,防霉、防虫等措施,抗击各种自然力对藏品的损害与破坏。加强对藏品保护的重视,设置了藏品的消毒设备,修复、复制室,书画装裱室,标本制作室,以及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等,加强对文物藏品保护技术的研究和实验工作。

       80年代中期以来,在文博界展开了藏品保护管理与藏品利用之关系即“保”与“用”的关系的大讨论。大家普遍认为“保”与“用”是博物馆的两个基本的职能,也是博物馆发展中的主要矛盾。在讨论中,一种观点认为“保是前提,是手段;用是根本”,“前提是保护,目的在利用”,另一种观点认为“保”和“用”都是目的。对于如何解决保与用的矛盾,有学者提出“用藏并重,统筹兼顾”;大家普遍赞同“保中有用,用中有保”。经过讨论,基本取得一致意见,即保为前提,在保护好的基础上充分发挥藏品作用。

                                                                                                                       (吕军)

参考文献

       周宝中:《文物保护技术概论》,《博物馆研究》1984年第3期。

       周宝中:《藏品保护与博物馆事业》,《中国博物馆》1989年第4期。

版权声明|关于我们|友情链接|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13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粤ICP09104351

Designed by Wan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