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 教育研究

教育研究

古玉的保养与保护
发布时间:2013-02-26       发布人:user
古玉的收藏保护是个有讲究的话题。刚买来的古玉,第一步要仔细观察它的老旧,尽可能保持其原貌,并留下第一张照片作为日后对比的宝贵资料。

  除蜡警惕新玉瑕疵

  如果是生坑的古玉,仅用清水简单清洗一下即可。如果是带有金属镶嵌的古玉,则最好用纯净水过洗。因为自来水中残留有微量的氟,容易与金属中的氧化物发生作用,给日后的防锈保管带来一定的麻烦。对于古玉上一些洗不掉的附着物,千万不要硬性去除。留下这些附着物有益处而无一害,对日后的研究工作会带来帮助。

  上世纪50-60年代,国家文物局下属的各地文物商店收集到一大批明清旧玉,当时的操作规范是承接过去的“过蜡”保管方式。如今有些藏家收藏这些玉时,“盘玉”时手上的感觉不舒服,常常为上面的蜡而苦恼。因此,如何除蜡是许多爱玉之人关注的问题。笔者在此介绍去蜡的简单方法:除用布慢慢退除外,再就是放入冷水锅里煮沸,加一点纯碱和洗衣粉,用一根进水管在锅的底面放水,让飘起来的蜡溢出。等到没有蜡再飘起的时候,用棉质毛巾轻轻擦拭玉表,即可去蜡。一般不赞成用小刀刮的方法。现在有的新玉也作“过蜡”处理,为的是掩饰玉中瑕疵。有些玉料干,过了蜡后一时看不出来毛病。如果是青海白玉,即使贴身盘玩后,也很难达到和田白玉那种滋润的感觉,显得“粗”“涩”“粳”。市场上青海料“过蜡”的现象很多。

  买玉的时候,对有蜡的玉一定要仔细。明显有“老气”的,即使有蜡也不怕,如果没有什么“老气”,就得格外小心。

  “脱胎”慎用“过水出灰”

  有些人对明清玉喜欢盘养,认为越盘越润泽。甚至对老玉或者沁色重的,也喜欢盘得净光溜滑。古玉一经盘出,确实古香异彩,神韵毕露,逸趣横生,妙不可言。但也有因盘玉不慎,将玉的暗伤引发断裂,或者掉落地上摔坏。因此,安全盘玉是需要十分注意的事情。玉的盘养方法不当,必然招致对古玉的伤害。

  玉是一种有灵性的物质,在古墓中长期与他物相接触而变色,出土时质地变软,玉性暂失。有些初出土的玉器会变得面目全非,或者看起来根本不像是玉。此种刚离土的古玉,民间称为生坑玉。其皮骨性软,不可急盘。也不可直接过沸水出灰。应先以净水洗除泥土附着物。放置几天,视其变化特性,再决定是否盘养。

  对古玉施以盘摩保养,依靠人工方法或者人体之精气濡养,将侵入玉体内的杂质排出于外,往往存在认识上的误会。有些玉在吸收外来物质于腠理之间后,玉体纹理确实有了颜色的变化,在盘养的过程中似乎会恢复不少玉性。这种使玉器变得更加古雅的方法,俗称“脱胎”,原理是通过物理热的传导,是玉体里的着色微量与手中酸碱度产生了反应所致。沁色的变化,皆因人而异。

  玩玉人要使古玉恢复玉性,追求“脱胎”,常常刻意人为地多次“过水出灰”。认为多次“出灰”后,可以把千百年的腐蚀去掉,使玉体内结晶体之间的水分复醒,而达到古玉脱胎换骨的面貌。其实,“过水出灰”现象是玉结晶间分化物质受压而出现的物理分子置换现象。古玉晶间分化后有了空隙,入水会有气泡出现。晶间空隙因千百年的弱酸弱碱化,使得最被易作用的玉中硅质绿泥石或残留的微量方解石形成分解物。每次过水,水分子占据了空隙后,恢复了原有玉石比重状态,便把晶间空隙的分解物,给压了出来。这个就是古玉不断“出灰”的原因所在。

  古玉经过多次沸水出灰,并不是好方法,常常有人会说沁色被“烫死了”。色彩还原都是依靠不同的温度,才产生不同的颜色。沸水温度过高,将古玉中的一些着色微量元素给高温还原了,所以才出现“沁死”的现象。切不可以沸水烫煮,往往有些沁色随着温度变化后呈现不可逆性。因此,“过水出灰”要以适当的温水浸泡,每次时间也不易过长,表面有溜滑的感觉就可以了。因为即使再长,当水分子占据了空隙后,恢复了原有玉石比重状态,就停止了置换。溜滑的手感是“出灰”的PH质与水质产生的软水效应。

  文盘武盘各有所长

  古玉器温润纯厚,晶莹光洁,尤其色沁之妙富有无穷的奇致异趣,不仅悦人之目,且能悦人之心。但前人认为古玉纵然有最美之色沁,如不加盘功,则将隐而不彰,玉理之色更不易见,玉性不还复,形同顽石。一块玉的好坏优劣,除了它本身质感的优劣外,更重要的还在于如何“养玉”。养玉,行家常常以“盘功”说之。一个“盘”字分出了文盘、武盘两种方法。清代大收藏家刘大同的《古玉辨》里论之颇详。他将“盘玉”分为急盘、缓盘、意盘三种。

  《古玉辨》曰:“急盘须佩于身边,以人气养之,数月质稍硬,然后用旧布擦之,稍苏,再用新布擦之,带色之布切不可用,以白布粗布为相宜,愈擦则玉愈热,不宜间断,若昼夜擦之,灰土浊气,燥性自然退去,受色之处自能凝结,色愈敛而愈艳,玉可复原,此急盘之法也。”所谓“急盘”能把浸汁溢出的说法是个谬误。其实是玉体表面有了一定的水分,使光的折射率恢复,才有“土门”的出现。常常有人上蜡再擦,企图使之短期内恢复玉性。这种方法俗称“武功”。

  还有一种“缓盘须常系腰中,借人气养之,二三年色微变,再养数所,色即鲜明,佩至十余年后,或可复原,此言秦汉之旧玉,若三代古玉,非六七十年不易奏效,诚以玉入土年愈久,而盘愈难,因其所受地气深入玉骨,非常年佩之,而精光未易露出也,此缓盘之法也”。这种盘功,就是俗称的“文功”。

  《古玉辨》在盘玩时间上的选择:“旧玉盘三伏,犹胜三年余。盖以三伏炎热,金石皆能出汗,故易盘耳;若严冬盘玉,非在暖室,不易生效。”“盘玉”常带有神秘的色彩,其实是把古玉器贴身佩挂数年,受汗脂浸润、衣服摩擦,存在再度抛光磨面的可能。因此要正确认识所谓恢复玉性,不要人为使之神秘化。

  刘大同《古玉辨》中的意盘之法,就多少带些唯心的色彩。其方法是“必须持在手内,把玩之,珍爱之,时时摩挲,意想玉之美德,足以化我之气质,养我之性情,使我一生纯正而无私欲之蒙蔽,至诚所感,金石为开,而玉自能复原矣,此意盘之法与急盘、缓盘之法不同,面壁工夫,能者鲜矣!夫三代古玉,盘之年久皆能脱胎,脱胎者渣滓净尽,清光大来,直同成仙者脱去凡胎之意也!”

  煨忌火冰 忌油腥

  古玉一经盘出,往往古香异彩,神韵毕露,逸趣横生。但古玉也有煨忌。三煨:一煨火,“常与火近,色浆即退。”对强光温的持久照射亦应尽量避免,尤其出土不久的玉器,受光热后色更易变淡。二煨冰,“常与冰近,色沁不活。”三煨惊气,“佩者不慎,往往坠地,如落砖石之上,重则损伤,轻则肌理含有裂纹,其微细如发,骤视之而不得见。”所忌:一忌油,“旧玉地涨未足,常粘油腻,则清光不能透出,故佩玉者,把玩日久,恐被油沁,脑油鼻油则尤甚,必须用滚水洗之,方能退油,盘者倘用鼻油摩擦,是爱之反不如毁之之为愈也。”二忌腥,“玉与腥物相接,即含腥味,且伤玉质。”平时可将古玉置于软囊盒中珍藏,一般温湿度条件即可,但应避免因气候变化过剧而产生裂纹。如北方冬天户外酷寒屋内温暖,温差骤变都对古玉不利,同时“滚水洗鼻油”也是不妥当的方法,不可取。

  经过盘玩的古玉,玉体晶莹透亮,即所谓玉浆渐出,民间称为熟坑玉。其实“玉浆渐出”是指手的水分进入玉表发生作用后,使古玉的质地颜色由生坑玉的不易辨别转化为泌色精美、浆色宝光四溢。

  囊匣保管 可防挤压

  随着工业和交通业的发展,大气污染日益严重,尘埃的成分也随之变得复杂起来,许多有害的颗粒物和粉状物存在于大气之中。古玉长期暴露在大气中,玉质易滋生变化。所以,藏品的包装管理要特别注意。古玉包装一般分为软物包装、囊匣包装、塑料密封装包装、布包装、大件箱式包装、柜式包装。

  众多的方法中,囊匣包装较其他方法更完善些。它使藏品不受各种生化物影响,对搬运过程的安全性提供了保证。囊匣要根据古玉的大小制作合适。选择防潮性能好的丝绸布,不需要放其他防腐蚀、霉变、虫蛀的材料。囊匣里面可以留下对古玉收藏过程的介绍或者玉文化鉴赏方面的体会。囊匣外可贴上题签,注名古玉名称和收藏斋号。囊匣包装后的玉器再放入硬木匣里,用软性物质填塞稳当,就可以抵挡很大的外来冲击力。这种包装除了可以有效避免搬运堆放时的撞、挤、压等的危害,还可以有效预防房塌、地震等重大灾害的威胁。

版权声明|关于我们|友情链接|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13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粤ICP09104351

Designed by Wanhu